關於部落格
  • 227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台灣不應無止境 擴張外銷占比

 

商業周刊1036期   / (採訪)史哲維 (摘錄整理)賀先蕙

《紐約現場》葛林斯班專訪,搶先獨家披露
在葛林斯班新書於全球發行之際,《商業周刊》搶先刊出葛林斯班接受TVBS專訪的內容,他認為世界將在動盪中,越來越富裕,中國則將在二○三○年與美國一起成為推動世界經濟的兩大引擎。

商周第1036
出刊日2007.10.01
紐約聯合廣場(Union Square)當地晚上七點,美國連鎖書店Barnes & Noble門外擠滿來參加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(Fed)前主席艾倫‧葛林斯班(Alan Greenspan)新書發表會的讀者。次日,華爾街附近書商Borders的簽書會,則是活動還沒開始,葛老的新書就已經售罄。 該書在美國上市一週以來,站穩了亞馬遜網路書店和Barnes & Noble的銷售冠軍。 這些現象再度證明了「葛林斯班說話,所有人都要聽」這句話。 葛林斯班的新書《我們的新世界》(The age of turbulence: Adventures in a New World,中文版已於九月由大塊文化同步發行),是他對未來經濟世界的展望與洞見,也是他對歷史的交代。他在聯準會主席位置上多年,第一手觀察美國與世界經濟,他說:「我不會假裝知道所有答案。但我在聯準會的職位,讓我享有特權取得許多議題上的所有思想和言論。」 二十七歲合夥創立產業研究公司、四十八歲出任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、六十一歲擔任聯準會主席,葛林斯班對經濟和世界金融體系的理解,遠超越一般學院派的理論。 身為經濟學之父亞當.斯密(Adam Smith)信徒的葛林斯班,對全球經濟的觀察不脫資本主義的範疇。在新書中,他用了整整兩章來解釋資本主義的興衰,以及不同的資本主義模式,其服膺程度,可見一斑。在本次摘錄的專訪中,葛林斯班也從此角度出發,認為全球化可以縮減富國與貧國的差距,擁護全球化。 在這樣的基礎下,他認為這本書「一部分是偵探故事」,帶領讀者探索未來經濟世界的面貌:「我們如何達成今天的成就、現在正經歷些什麼、視野之外的未來又會遭逢什麼,不管是好是壞。」 在葛林斯班發表新書之際,《商業周刊》搶先為讀者摘錄葛林斯班接受台灣媒體專訪的內容。以下為採訪紀要。 TVBS問(以下簡稱問):葛林斯班博士,你這本書名是怎麼想出的? 葛林斯班答(以下簡稱答):當初並沒有想出書名,動筆很久之後才決定,我談的是新時代、二十一世紀,它的特徵是急速的變化和全球化。這十年來的世界經濟成長是史無前例的。說真的,我們有動盪的經濟,也有動盪的未來。動盪中出現一個越來越富裕的世界,尤其是東亞。 解讀次級房貸風暴 過度儲蓄,游資太多所造成
我寫書時清楚體會到:經濟活動和發展,的確反映出人性的天生特徵。這些年來我的結論是,我們看到的泡沫、信心急劇消失以及恐懼,就像我們現在經歷的,一再重演,沒有學習曲線,可說是天生的行為。雖然我是計量經濟學家,建立龐大的數學模型,但我真正想要的變數,是衡量人性不同方面會怎麼改變。 關於次級房貸市場,有人把它稱為正在崩潰的市場,你對這點有什麼看法?
答:我這樣說好了,真正的問題不是次級房貸市場本身,這是游資增加太多造成的。儲蓄太多,過度儲蓄,這讓發行證券的人要找更多次級房貸,這又迫使貸款銀行借出更多的錢,他們用的方式是降低條件,這是很大的錯誤。 更重要的是,如果不是發生次級房貸事件,全世界都太低估風險。意外正在等著發生。 其實歷史永遠告訴我們:當交易繃得太緊、太低估風險時,一定會出事,這次最弱的一環湊巧是次級房貸市場;所以這不是次級房貸的事,而是擴張的狂喜期過後無可避免的後果。大家突然發現太低估風險,經濟急劇轉向,狂喜變成恐懼……。 你書中用一整章寫中國(編按:《我們的新世界》第十四章),你寫到,如果一切順利,到二○三○年,中國可能和美國一起成為推動世界經濟的引擎
預測中國經濟未來 市場決策將取代政黨決策
答:要記住我為什麼把中國列在世界主要經濟體之中(編按:高盛證券預估中國將在二○四一年取代美國,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)。我做了一個假設——我認為我是對的(舉起一隻手,非常嚴肅)——朝向資本主義和多元民主政治進步,是不能逆轉的。 他們的文化在改變。你觀察中國歷史,(比出樓梯狀,一階階向下)毛澤東至高無上、鄧小平差一點、江澤民再低一點、胡主席(胡錦濤)更低。我敢說下一任總書記或主席,權力更小。因為一個重要理由:當中國發展不斷擴張的市場經濟時,市場決策會取代黨的決策。 不是反過來?
答:不是反過來!一個很大的諷刺是,我在書上說過,我以為香港回歸中國時,它將很難維持中國保證的五十年經濟獨立。但現在,在很多方面,香港對中國的影響力比較大,而不是反過來,我想這反映出他們判斷得很好。 你指的是北京政府?
答:是的。我想他們顯然很有智慧的認知到,馬克思只是在智慧上迷人,《資本論》也一樣。整個馬克思結構以人性為基礎,而那是假的。我想他們很清楚這點,他們實際上看到蘇聯鐵幕後的經濟破產。集體經濟對世界上的很多人很有吸引力,只是行不通。行不通的原因是它的前提要以民眾為基礎,致力去創造一種經濟,這是不正確的。 我的判斷是中國很難走回頭路。如果他們想回到幾代前的那種社會,外國直接投資會崩潰。他們很清楚整個體制整合到什麼程度,政黨顯然不希望走向多元民主意識形態,寧可創造物質富裕。而在這方面,它的確成功了。你只要隔幾年到中國一次,就會看到變化。 過去幾十年來,台灣經濟非常成功,但現在台灣該如何定位,才能從此趨勢中獲得最大利益?我們對中國市場是否應該更加開放
答:嗯,我很少對這麼重要的政策提出建議。但我要說,台灣剛開始時也是相當集權的國家,後來逐漸對世界開放,開放後發展很快。毫無疑問,繼續開放顯然是向前走的路。 分析台灣發展利基 應加速與世界經濟的整合
看起來好像有風險,你們擔心會不會對外在的波動相當脆弱,但永遠有過度強調這種恐懼的趨向。台灣現階段的經濟相當發達。其實你們只有一條路,那就是加強跟世界經濟整合,那是成功關鍵。該跟中國多往來或少往來,不是我有能力判斷的問題。但不一定只是台灣,對所有相似經濟體來說,沒有證據顯示,繼續跟世界經濟結合是負面的,而是正好相反! 它(指與世界經濟結合)只會以你無法預測的方式,創造了不起的能力。 大家都知道,而且了解他們看到的問題。但他們永遠無法預測不斷推動人們向前的創新,因為創新的本質是無法預測的。所以你會有偏見,強迫形成一種保護主義,保護自己對抗未知的力量。但歷史明確的告訴我們(語調鏗鏘):那些未知力量經過權衡,結果永遠是正面的。生產力永遠會上升(手畫出向上的直線),也就是你在累積知識,而且不會逆轉。 你不知道那知識是什麼,但歷史上永遠是上升的。原因是人們不斷想出更好的做事辦法,接觸新市場時就會浮現。你不知道它們會是什麼,但它們不會想辦法把事情做得更差,永遠都是想改善。這些改變都很小,但集合在一起,整個國家都會進步。但這是很難了解的事,因為你看不見它……。 你對台灣與亞洲的未來有何高見?
答:你們是很有效率的競爭者。我常把台灣的電子產品出口,當做瞭解全球電子業的重要指標,因為你們是主要角色。 台灣也證明了,當世界在擴張狀態時,你們的狀況會比較好。你們的資料公布得很早,這點我很感激(笑)。因此在這方面,台灣並不是孤立的經濟,世界其他地方不好,你們也不會好。 在東亞的範疇,我在書上提到,未來二十五年的人口結構,大多數已開發國家會緩慢下來,我也指出世界GDP(國內生產毛額),會越來越偏向開發中國家,尤其是東亞。 有兩個理由,一個是人口趨勢很清楚。但同樣重要的是,已開發國家的生產力成長,也就是定義上的「尖端科技成長」是有限的。但在開發中國家,尤其是東亞,生產力成長率就高多了,因為他們借助已開發世界的科技。加上勞動力成長得更快,無可避免的表示,開發中的東亞在世界GDP所占的比例,會不斷增加。 在未來二十五年內,除非中國發生重大失敗,才可能逆轉這樣的趨勢。 所以,未來十年台灣或東亞,或你書上說的「老虎們」(編按:一般來說,亞洲五虎指的是印尼、馬來西亞、菲律賓、泰國及越南),要當心什麼?
亞洲五虎轉型關鍵 引入外資、善用高素質勞力
答:是的,別忘了老虎們過去所做的事,成了很多新發展的模式。要知道有教育程度不錯但成本很低的工人,如果能吸引外國直接投資,結合已開發國家科技產業,和低成本受過教育的勞力,就會成為很有競爭力的外銷導向經濟體。 這就把老虎從很低的平均GDP,提升到你們現在的水準。但這不可能無止境的進行。原因是,世界外銷市場成長得比世界GDP快很多,全球化正在開放。 但我們現在已經到了一個地步,全球化改變率可能緩慢下來,到某一點時全球化會縮小差距,最後貧國和富國的界線就沒有差別了。大家都在地球上交易,那就是完全「全球化」了。我們顯然還沒有到那個地步,但慢慢接近時會慢下來,這表示世界出口的快速成長也會慢下來。基本上這表示,不能再依賴世界市場的成長,會比世界GDP的成長更快。 在長期來說,台灣必須維持不斷成長的內需市場經濟、國內消費的經濟。我希望你們正在這樣做。但如果你們無止境的增加外銷占GDP的比例,那是不切實際的,或許不是明智的長期政策! 本文章由「商業周刊」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本期商業周刊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